跳到主要內容

文章

精選

2013年,我還是學生,我們都很窮, 沒有錢旅遊,更不要說去瑞士法國。 直到遇上我們的乾爹,我們改變他的生命,治愈他的憂鬱, 他待我們如親生,也實現的我們的夢想。 記得那一天,在法國,大雪初霽, 門外新雪,茫茫仙境。 PaPa 和 女兒們去滑雪了。 有時候,我也喜歡獨處的時間。 我在白茫茫的森林走, 口噴霧氣,我撿起地上的雪在我手心溶化, 一團團的雪好像棉花糖。 我拿了一張椅子,坐在樹低,靜看雪花飄落, 寫詩,跳舞,傾聽初融的雪化成河水的讚歌。 我隨機在手機播放音樂,隨意地舞動, 泛起翩翩白雪,在和煦的陽光下。 有個法國人經過,他問我:「Are you an artist?」 我頗驚訝的,我微笑說,不是。我只是個匆匆的過客。 這幾年,我都忘了要為自己活, 將生命託付予別人可以輸得很慘淡。 或者,為自己,可以很瘋狂。 在無人的雪地拍半裸照、街頭賣藝、拍街頭MV, 原來我曾經瘋狂,我都忘了。 想做一些與藝術家會做的事,做一些夢想想做的事。 不為別人,只為自己。

最新文章

親愛的瀘沽湖

獲獎消息:[愛、傳、城 第一屆全港中英文徵文比賽]

2017 大事回顧——第二集